小垅嬗變
偏僻,貧困,人煙稀疏,是過去的小垅最扎眼的標簽了。如今,這里依舊偏,還是小,但已經不再是僻壤之地了。

     

曾經的小垅村

     

如今的小垅村  

■王嫦青

偏僻,貧困,人煙稀疏,是過去的小垅最扎眼的標簽了。如今,這里依舊偏,還是小,但已經不再是僻壤之地了。在黨和政府的惠民東風遍吹之下,小垅人正用他們勤勞的雙手,在兩三代人的接力努力下,用力描繪著一幅嶄新的青山綠水新圖。

小垅,是我出生的地方,一個隸屬于安??h山莊鄉的小山村,在地圖上籍籍無名。

小垅,名字也應當是取于小丘壑之意思。這里的確很小,距離縣城約三十公里,偏安于茂盛的山林中,方圓幾十公里,總共不過十幾戶人家。

偏僻,貧困,人煙稀疏,是過去的小垅最扎眼的標簽了。如今,這里依舊偏,還是小,但已經不再是僻壤之地了。在黨和政府的惠民東風遍吹之下,小垅人正用他們勤勞的雙手,在兩三代人的接力努力下,用力描繪著一幅嶄新的青山綠水新圖。還是那個小山溝,但小垅,已經不再是昔時的窮山溝。那時候的“窮山惡水”,是今天歸鄉的游子心中纏繞夢境的好山好水;曾經的“爛泥路”,已經變成了今天的水泥小康路……

小垅,正在經歷著屬于它的破繭成蝶的嬗變。

小垅的路

如果說一定要拿小垅的一樣過去和今天對比,那么最為深刻的應當是小垅的路了吧。

留下無數年少記憶的那條蜿蜒的羊腸小道,繞過山頭,也淌過田垅,像一條長長的鞋帶,系著上幾輩人的大山情結。如今,已經在時間的行進當中安靜地留在了過去。猶憶得,昔時的土路,晴天黃土飛揚,雨天泥濘難走。那時候去學校,我們在凌晨四五點鐘被鬧鐘從睡夢中叫醒,匆匆忙忙地吃了自己炒的油鹽飯,三五個小伙伴們結伴,打著手電筒摸黑開始走,見到東方的魚肚白的時候,約摸走了一半的路程了。每次要走將近一個多小時,才能到達學校。遇到下雨天,要走上近兩個小時。記得那時候,穿著雨鞋,快要到學校的時候,把雨鞋脫下來,換上背在書包里的干凈的球鞋再去課堂。

對于那時的我們而言,家鄉的路是那條要走很久才到學校的路。而對于大人們來說,這條路,還是一條與生計緊密相關聯的踏破鐵鞋的“難”路。

這路啊,外面的東西進不來,里面種植的農作物也出不去。去一次城里,大人們也是天剛蒙蒙亮就出發,到太陽西沉才歸。這路啊,不知道愁壞過多少人的腸。

記得1997年家里蓋新房子,拖瓦的車子由于突遇瓢潑大雨道路濕滑,陷進了泥潭里動彈不得,最后只得肩扛手提地完全靠人力,將瓦一點一點地搬到牛車上拉回去。父母親在大雨中渾身濕透的樣子如今想來依舊讓人鼻子酸楚,心中隱隱作痛。

那時候,村里還有人家因為快要生產的媳婦沒有及時趕到醫院,而導致孩子窒息而亡。遇到紅白喜事,需要購買物資的,都要事先看天氣預報,就怕天公不作美。

“要想富,先修路。”小垅人日盼夜盼的一條好路,終于在黨和政府的深切關懷下,變成了現實。如今,寬闊的水泥路通到家家戶戶的門口。那條延綿十幾公里的通往城里的路不再是讓人望而發愁的,欣喜和期驥已經將“愁”字覆蓋了。那些與路相關的所有艱難的回憶,已經成了泛黃的過往。

有了一條好路的小垅人,漸漸地富了起來。家家戶戶都蓋起了新的小樓,馬路上時而有奔馳而過的小汽車的身影。

過去只是單純依靠“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傳統農作模式生活的小垅人,有人開始過起了承包養鴨養魚的新生活,有人開始到附近的工廠上班,生活有了很大的改觀。新一代的小垅人秉承著父輩們吃苦耐勞的精神,外出打拼,正在實現著他們“走出大山”,奔向更高更遠的地方。

小垅的山

小垅四面環山,群山環抱的小垅,其地形像一個小布袋,眾山呈捧月之勢,抱緊這幾十畝大小不一、或肥或貧的耕地。但在過去,這捧出來還是農人們臉朝黃土背朝天,日復一日、年復一年地在勞作中的對于豐收的反復期驥,還有,對于走出去的深切渴望。

由于地形的原因,小垅的耕地都散落于山林間,這里幾畝,那里十幾畝。上輩人分別給這些地方取了很多我至今都記不全的五花八門,奇奇怪怪的名字。大約,只有他們才知道,每一個難以記憶的名字背后,都承載著他們光著腳板扛過來的重量。

過去山上生長的大多數是自然成林的雜木,主要用途也是砍伐用來燒飯,利用率不高。

今天,由于天然氣的普及使用,柴木做飯已經是極少了。過去,燒炭過冬,也被電暖取代,林木得以自然地休養生息,于是,更見其蒼翠。

過去,難翻的山嶺,還存在由于網絡不完全覆蓋,信息不夠暢通的問題。今天,這樣的歷史早就成為泛黃的笑談了。

那時候難以翻過去的山,如今山上的每一棵樹都長成了鄉愁。有的人在這個山里生活了一輩子,終于可以隨時去一趟城里,也終于可以停下來,靜靜地欣賞一下落日倚著山肩落下去的美景,慢一點,感受一下背著夕陽荷鋤歸的暖意。

小垅的水

一條不算大的小河,從小垅的正中間穿田而下。再加上村上的水庫原來就在小垅的入口,這兩處的水,便是小垅的過去與水有關的大部分記憶了。

小時候經常是天不亮就能聽到小河邊婦人們漿洗衣服的棒槌聲。在那樣的聲音里,伴著雞的啼叫,迎來山村的黎明。農忙時節,更是如此。這條不是很寬廣的小河確切地承載著三代人的水的回想。小時候,最喜歡跟小朋友們卷起褲腿到河里面捉魚摸蝦,沿著河邊摘薔薇花。

遇到稍微干旱的年份,這條小河還承擔著供水的重任。

還有一處水,便是水庫的水。過去,靠水力發電,村里有專職的發電工,會在山村每一個夜晚來臨時,催亮小村里面稀稀落落的燈盞。而大人們,都往往會提前遠遠地看一下水庫里有多少的儲水量,以便估計晚上幾點停電,趁著這幾個小時的時間忙著晚上的活計。如今早就通了高壓電,水庫已經改變了用途,那時候的發電站,如今只不過是我們去找尋過往歲月痕跡的懷舊去處。

今日的小垅也有了引水上高崗、囤水養魚養鴨的新水。這些,都給了小垅新的欣榮和向往。

今天,小垅就像垅間一葉小小的綠舟,在脫貧攻堅的推力下,行走得更遠更安穩。它將重新貼上新的標簽,向著美好而去。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郵箱[email protected]
大小单双赌博规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