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著被桶去教書
1994年8月,在鄉鎮中心完小開完會后,剛師范畢業的我就和村民擠上一輛農用車的車廂,開始往我人生工作的第一站——遂川縣石門嶺小學進發。

■廖立湖(遂川縣燕山中學)

1994年8月,在鄉鎮中心完小開完會后,剛師范畢業的我就和村民擠上一輛農用車的車廂,開始往我人生工作的第一站——遂川縣石門嶺小學進發。大概顛簸半個小時后,車子停在了一個叫“嶺下村”的村子里。我問村民是否就到了,一位善意的大叔很坦誠地說,還得走一個小時的山路。

看著我身旁捆扎著的被子和里面裝滿日用品的塑料水桶,想想要走山路,內心一片茫然。幸好幾位村民聽說我是去他們村子教書的,就熱心地為我找來一根木柴棍,建議我挑著上山。

從小就在農村長大的我,很明白村民是對的,“山路十八彎”,我家鄉的山路,可遠不止十八彎,更艱難的是到處都是上坡,走起來不容易。就這樣,我用木柴棍一頭挑著被子,一頭挑著桶子,晃晃悠悠地跟著幾個村民開始爬坡上山。

一路爬坡過坳,真的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達目的地——石門嶺小學。從那一天開始,我就在那所村小學工作了,將米菜挑上山,送希望出石門,一干就是七年。

端午節前后,楊梅熟了。我和幾位同事上山摘楊梅,裝滿一尼龍袋,興沖沖地放到教室講臺,然后師生一起吃楊梅。夏天來了,畢業班的孩子們在中心小學考完小學生涯的最后一堂之后,回到學校和老師一起開茶話會。我和孩子們唱啊,跳啊,最后大家都哭得稀里嘩啦。

無論春夏秋冬,只要是正常上課的日子,我們都和孩子們一起住在學校,沒有什么上班下班,有的只是上課下課的敲鈴聲——用手拉繩子敲的那種,那口鐘音質非常好,鈴聲響起,似乎整個村子都能聽得見。但是,下課的鐘聲并不代表工作結束。實際上,除了上課,除了深夜,我們僅有的五位老師的房間總會圍著不少學生,除了主動找我們問問題的,也有孩子們成績不理想,老師看著著急,于是為孩子格外“開小灶”的,當然,從來都沒有“課后服務費”這樣的東西。孩子們自然而然地來學,老師也是恨不得把所有的知識都教給他們。

初到石門嶺小學那兩三年,每年正月開學后,家長們就輪番請老師吃飯,這是這個村子一直延續的傳統。哪怕是山上的毛竹恰逢“大年”,家長們依然會騰出時間,放棄一整天挖筍賺錢的機會,用來“宴請”孩子的老師。家長對老師的尊重,對老師的期望,對孩子未來的操勞,都讓人心靈悸動。

第三年,我在那當了校長。第四年,我告訴所有孩子,讓他們轉告家長,老師感謝他們的尊師重教,感謝他們的重情重義,家長和孩子們的心意,老師會珍惜,并用更加努力的工作來回報他們,但是不必在正月請老師吃飯了……家長們不相信,直到邀請老師吃飯的家長準備了一大桌好菜最終沒有等到老師來的時候,人們才相信了。

后來,家長們從責怪我“不懂人情世故”、“不講情義”,到慢慢地更加理解,更加支持我們。我在他們的目光里,看到了更多的敬佩和尊重。當學校缺少木柴的時候,很多家長甚至主動背柴到學校來,卻堅決不收錢。

那幾年,石門嶺小學的教學榜單里,出現過一共13個單科里有8個科目全鄉排第一的光榮歷史。不久之后,就不斷有孩子考上大學,走出大山。

2001年,我調到另一個鄉鎮的中心完小任教,不久又轉入到該鄉鎮的初中,2005年選調入縣城一所中學任教,成了縣級名師,被評為市級學科帶頭人。一路走來,我永遠也不會忘記在石門嶺小學工作的日子,因為,那是我工作的第一站,更因為,在那個小山村里,我明白了作為老師,永遠應該把孩子們的成長放在第一位,永遠應該站在家長的角度來考慮問題的工作方式與方法。

能挑著被桶去教書,人生何處不精彩?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郵箱[email protected]
大小单双赌博规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