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進魯鎮
在魯鎮。祥林嫂早死了??滓壹航K究在屢試屢落中郁郁而終,名字已做了酒店的招牌。倒是巧遇了阿Q,站在“孔乙己酒家”門口吆喝。頭上戴著那頂舊氈帽,腰上別著竹......

李美源

初秋。

搖一只烏蓬,行走在魯迅故里。

在魯鎮。祥林嫂早死了??滓壹航K究在屢試屢落中郁郁而終,名字已做了酒店的招牌。倒是巧遇了阿Q,站在“孔乙己酒家”門口吆喝。頭上戴著那頂舊氈帽,腰上別著竹桿子煙斗。在孔乙己的黑銅塑像邊,眼晴骨溜溜地轉著。我看了他一眼。他說看什么,別看我以前窮,現在我可是闊綽多了。歡迎光臨!

茴香豆依然是魯鎮的風味小吃。寫著紹興黃酒的壇子,有意無意地擺在店門口。

“溫一碗酒,來一碟茴香豆。”

我走進店里,學著當年孔乙己的樣子。

柜臺后面是一個戴著靛藍花色頭帕的中年女子。

“歡迎光臨!請到那邊先坐下。”她指了指西南角的一個臨窗空著的小四方桌。

剛剛落座,便有人拿來手機點菜。點完,無需我擺出幾文大錢,用手機掃了掃碼,就算結了賬。茴香豆、臭豆腐、紹三鮮、醉雞、醬鴨、花雕醉黃魚……一樣一樣的紹興招牌菜依次端上了桌。最后是花雕、太雕酒。酒不論碗,現在是論壺。用那種錫皮打成的小壺盛著,高高瘦瘦的,一個短嘴。倒進瓷器杯子,金黃黃,明晃晃的,倒映著墻壁上貼著的“多乎哉,不多也”幾個字。然而,終于沒有人教我茴香豆的茴字有四種寫法。

看著窗外來來往往的人流和小橋流水的燈影,用手捏幾粒茴香豆丟在嘴里,抿上幾口紹興老酒,便沉醉在那個記憶中柳絲細雨的江南了。

鏡頭隨腳步在魯家大院門前的碼頭上了岸。白墻黛瓦、黑木門柱的房子一溜兒排開。這是魯家的祖居,顯然當初是個大戶人家。進得院來,是一個寬大的臺門(大廳)。臺門的正中掛著一塊匾額,上書“德壽堂”。想必和魯迅祖上行醫營藥有關。堂上照例掛著一幅畫,堂柱對聯上寫著“福祿歡喜長生無極,仁愛篤厚積善有徵”,旁邊又有一聯“讀破萬卷神交古人,身無半文心通天下”??梢婔敿易嫔显撌菚汩T第、善良豁達之家。畫下是一張四方桌,兩張太師椅倚在桌子兩邊。中央見兩排椅子分列東西,一邊四張,相對而坐。這是會客議事的地方。臺門的兩邊依次是書房、臥室、廚房。朱欄上鏤刻著先祖曾經的輝煌榮耀,曾經的顯赫富貴。

到了魯迅故里,三味書屋和百草園是必定要去的。從魯家大院門前過一座石板橋,就到了三味書屋。三味書屋早已人去屋空,只留下魯迅先生當年刻在書桌右下角的一個“早”字和老師壽先生的畫像。“心到、眼到、口到”的書簽掛在墻上的玻璃框內。路過書屋后面的小園子,臘梅還在,只是還沒有開。“人都到哪兒去了?”壽先生的這句責問,也沒有聽見。

如今的百草園,只是種了些稀稀落落的南瓜和番薯。短短的泥墻不見高也不見矮,長滿了雜草和木藤。皂莢樹還在,紫桑葚也在。只是少了云雀和蟬鳴,便少了很多趣味。

“橫眉冷對千夫指,俯首甘為孺子牛。”魯迅紀念館前鐫刻著的這兩句詩,在太陽下熠熠生輝。在這里記錄著魯迅從百草園到三味書屋,從紹興到南京到日本,在上海,在廣州……戰斗的場景和抗爭的精神。面對一張張國人麻木的臉孔和一個個鮮紅的“人血饅頭”,他毅然棄醫從文,雖然在黑暗的世界里處處碰壁,但用手中的筆在舊中國的暗夜里劃出了一道不可磨滅的亮光。在這里寄寓著現代中國的民族魂。

走在街頭,一位老紹興告訴我,這里可是名副其實的“酒鄉、橋鄉、水鄉”。的確,自古就有“越酒聞天下”的紹興老酒自然聞名于世。街巷里,空氣中都彌漫著誘人的酒醪香味兒。一條條水道環繞著這座古老的城市,一幢幢房屋枕河而居。舉目見水,百步有橋。古柳新枝在和風中搖曳。遠遠的,一個撐著油紙傘的女子站在石拱橋上看風景,我不知道是不是雨巷里那個叫丁香的姑娘。無疑,她已成了我眼里的風景。

橋下,一只烏篷船搖過來。從魯迅的筆下搖來,從歷史的長河里搖來。搖來了一簾江南水鄉的夢,搖開了又一村的柳暗花明。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郵箱[email protected]
大小单双赌博规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