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路上——記十年堅守公益路的法官周文奇
法律是冰冷的,法官卻可以是溫情的。永新法院黨組成員、政治部主任周文奇用農村人特有的細膩和耐心化解群眾之間的矛盾紛爭,讓風燭殘年的老人得到了贍養,讓反目......

15

周文奇(前)帶領志愿者協會成員開展幫扶活動。

16

周文奇(左一)帶領法院青年干警為困難當事人送去物資。

17

周文奇(右)看望孤寡老人。

法律是冰冷的,法官卻可以是溫情的。永新法院黨組成員、政治部主任周文奇用農村人特有的細膩和耐心化解群眾之間的矛盾紛爭,讓風燭殘年的老人得到了贍養,讓反目成仇的鄰里冰釋前嫌。更難能可貴的是,他在辦案中幫助困難案件當事人,發展公益事業,這一做,就是10年。

最好的回報就是:“我考上大學了!”

小鵬是周文奇2000年審理的一起離婚案件當事人的孩子。小鵬母親離婚后改嫁,父親患有精神病,靠年近七旬的奶奶維持家庭生計,生活極其困難。

周文奇得知情況后,主動上門了解具體情況,在走訪小鵬家后的第二天,他便下定決心,要幫助這個家庭走出困境。從2003年開始,周文奇定期為小鵬送去助學款,幫助小鵬解決生活學習困難,并將小鵬的父親送往醫院治療。

“周法官,我考上大學了!”在他多年的關愛下,小鵬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合肥工業大學,他將這個消息第一時間分享給了周文奇。

小鵬上了大學后,在2013年下半年,周文奇又結對幫扶一名失去父親的小孩,給他送去了助學款、購買學習輔導資料等。他還常常把貧困學生當親人一般,接到家中做客。一個個“小鵬”,成了他的家人。

最大的力量就是:“我們一起干!”

在一起刑事案件中,老吳曾因盜竊兩次判刑入獄,后又因盜竊耕牛被送上被告人席,此案審理的法官正是周文奇。一個70多歲的老人,怎么會屢教不改而多次盜竊呢?周文奇猜測背后可能另有隱情。果然,經過調查得知,老吳妻子去世多年,女兒遠嫁他鄉,兒子外出務工多年不歸家,老吳成為事實上的孤寡老人,生活極其困難。老吳盜竊犯罪被判刑兩年,受到了應有的懲罰。

像老吳這樣的孤寡老人還有很多,周文奇認為,單靠志愿者組織,也只能帶領志愿者們送去大米、食用油等生活必需品,為他們的生活提供些許保障,無法解決長期問題。因此,周文奇想到了與其他部門聯合幫扶。“志愿服務我們一起干。”周文奇常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在老吳刑滿釋放后,周文奇將老吳的救助信息推送給社區矯正安置幫教組,并組織開展幫扶活動,多次走訪他的親戚,電話聯系其子女,希望老吳的生活有保障。在沒有做通他的親戚及其子女的工作后,在縣民政局、鎮政府的多方協調下,老吳被安頓到敬老院安享晚年。

逢年過節周文奇都會帶著志愿者協會會員,前往養老院看望這些孤寡老人,為他們剃頭、打掃衛生、洗衣做飯,并準備唱歌跳舞等娛樂節目,讓他們在歡笑聲中度過每個節日。

最好的證明就是:“我們一直在!”

結合脫貧攻堅工作,周文奇帶領志愿者協會會員搞起了大動作,志愿者協會申報實施映山紅計劃——一社幫百戶試點項目,培育三灣蜂業專業合作社,助推三灣蜂蜜產業發展。

“周法官,蜂蜜現在的銷售渠道還是窄了點。”蜂蜜產出來了,蜂農卻覺得銷售還是不盡如人意。

得知這個消息,周文奇利用周末時間,在福建、廣東等沿海城市,尋找銷售渠道。

“有什么問題找我們,我們一直在。”周文奇說。蜂農每次遇到問題,第一個想到的,便是找周文奇。

養蜂項目啟動后,聘請專家、建立加工基地、打造品牌等環節,都由以周文奇為首的團隊負責,經過一年多的努力,這個產業已走上正軌,并開始盈利。

希望能組建公益團隊幫助更多的人,這樣的想法,驅使周文奇走上了公益之路,從2010年開始一直到今天,堅守10年,從未停步。志愿者協會會員從最初的十幾人發展到如今的1600余人,從最初的只是送物資,到現在的產業扶貧、社會聯動,周文奇的公益之路越走越寬。

劉薈、井岡山報全媒體記者劉嬌 文/圖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郵箱[email protected]
大小单双赌博规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