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親的兩塊獎牌
父親深居偏遠山村,一晃八十八歲了。去年端午節,為慶祝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老父親趁我們一家四代都在家,帶我們上側壁嶺插國旗。

■謝進

‘我凝視著那兩塊新添的獎牌,如同看見父親用愛書寫的人生。

夕陽還戀在山頭,晚霞已在西天玩起了魔術。一會兒幻成驚濤駭浪,錦鯉跳波;一會兒鋪成金色田園,牛羊起舞……“太美了!”我一邊拍攝,一邊發出贊嘆。

就在這時響起了電話,是弟弟,“姐,明天有空回嗎?”

“在外面呢,有事嗎?”

“鄉政府明天會給老爸送獎牌。”就這事呀,我吸附在晚霞魔法陣中的心撤回來,想起了父親。

父親深居偏遠山村,一晃八十八歲了。去年端午節,為慶祝新中國成立七十周年,老父親趁我們一家四代都在家,帶我們上側壁嶺插國旗。側壁嶺是我們村的最高峰,山路荒蕪陡峭。父親有眩暈癥,路上曾發作??墒侨挝覀冊趺磩袼粼诼飞锨冶WC幫他完成心愿,也沒能勸住他。一路上,他有時席地休息一下,有時靠在樹干上喘口氣,最終歷盡艱辛到達山頂。在潔白的荷樹花盛放的高山之巔,他莊嚴地為一家四代人主持了一場別開生面的升旗儀式,并教育年輕的第三代和年少的第四代“要愛國,做好人”,“要不忘初心,拼搏進取”。升旗時,看見父親滄桑的臉、赤誠的目光,頓時覺得瘦削的父親偉岸起來。

莫非為這事,鄉政府要給父親送獎牌,表彰一位老黨員永不褪色的忠心?過兩天父親生日回去看看就知道。

對面,紅霞還在燃燒,將天空、山巒和城郊染得彤紅。目光穿過壯美的紅霞,我猶如看見父親一臉虔誠。

農歷六月十五,正是父親生日。我一早取回蛋糕,穿過塅塅稻花香、山山蟬清唱,回到娘家。

父親正在屋前伺弄他的吊瓜苗。他從茂盛翠綠的藤蔓邊抬起頭來,叫我看蔓苗中藏著的吊瓜寶寶,興奮地說:“今年吊瓜肯定豐收,你們過年吃的都夠啦。”父親牙齒幾年前就全脫落,一切瓜子類的硬東西都無法享用。但他依然種這種那,我們不能勸阻老父親勤勞,就習慣地享用他無邊的愛。

我進屋把蛋糕放到桌上,發現上屋頭赫然多了兩塊匾:金光燦爛的底色醒目的紅色字體,一塊是“長壽之星”,一塊是“捐資助學,造福巾石”。竟然不是“優秀共產黨員”之類的獎牌?我有些吃驚,快步跑回父親身邊,問他怎么回事。

陽光下,父親長長的白眉毛閃著金光,臉上竟然泛著害羞的紅。他說:“‘長壽之星’是獎你娘的,九十歲以上可以得。”

知母莫若女。母親能活到九十一歲獲得“長壽之星”的獎牌,獎牌里有父親一大半的功勞。作為女人,母親實在沒多少可圈可點處。她比父親大三歲,沒有工作,生性好強。前年摔斷腿,連生活都不能自理。我們三個做女兒的離家遠,鞭長莫及;弟弟弟媳勞動辛苦,心有余而力不足。照顧媽媽的重擔便以父親為主了。“一生只愛一個人”,寫的就是這樣的婚戀吧。父親年輕時沒有因為身份地位懸殊、性格愛好不同而嫌棄糟糠之妻,年老還能拼著老邁之軀來照顧行動不便的老妻,并讓她日漸好轉,這是媽媽幾世修來的福分呢?我對第二塊獎牌同樣好奇,問道:“‘捐資助學’?您捐了多少錢?助什么學?”

父親說:“沒捐幾多,細水長流。是獎勵今年巾石鄉考取的大學生的。”

知父也莫若女。父親的心似金,堅定,忠誠,千年無轉移;如火,熾熱,溫暖,裝著暖暖的愛。父親一生不知用醫術救過多少人,給過多少人幫助。修路鋪橋,行善積德,他總走在前面。為此,他贏得了遠近鄉鄰交相稱贊的口碑,老房子里那兩壁旗便是鮮紅的錦緞證明。

父親有多善良,我深知;但他的話還是讓我動容,他說:“我兩女教高中,就算支持女兒教書育人……”光陰之手早已將他的頭發染白,歲月之刀也已在他臉上刻下縱橫溝壑,卻無法改變他對親人的愛,對他人的善,對國家民族的忠。

在為老父唱響的八十八歲生日祝福歌聲中,我凝視著那兩塊新添的獎牌,如同看見父親用愛書寫的人生。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郵箱[email protected]
大小单双赌博规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