圓月亮
樓房越高,似乎離天空越遠。黑夜漫長,越發感覺星稀月缺。這些年很少見到圓月亮了。

■趙樹輝

樓房越高,似乎離天空越遠。黑夜漫長,越發感覺星稀月缺。這些年很少見到圓月亮了。

故鄉從來不缺少圓月。至少在我的記憶中,月亮一直是圓的。蒼老而茂盛的國槐樹把圓月亮高高托起,像是老宅前的一盞燈,整條街都被照得通明。父母們不必大呼小叫地催促,再貪玩的孩子都能找到回家的路。

在山里教書那些年,??吹叫@里有月光。那種如水的白有別于周圍群山的黑,是不是圓月倒真的記不清了。我曾獨坐在學校后山的孤峰之上,見到過明月浸濕山林的情景,從枝蔓到根須,從青草到巖石。我試圖抱緊自己,不讓月亮誤以為我是塊巖石。這深山之中的月,著實不同于故鄉的。故鄉的月從不讓人憂傷。

我本是不應該缺少圓月的。至少,我的每一個生日都能見到一次。農歷的六月十六,這個日子,該是一年當中月最圓最亮的時候。生日年年過,圓月卻沒見到幾回。并不是刻意疏遠,只是覺得從未親近。圓月亮已經同別去的故鄉一起,裝進了老舊的相框,日益泛黃而事不關己了。

今年的農歷六月十四,我與妻帶著女兒一起到廣場上玩。女兒騎著她的踏板車瘋玩,我與妻的目的是看月亮。網上的消息說,今年的六月,月圓在農歷十四,這可是百年一遇的“十五的月亮十四圓”。我也實在是太久沒有陪妻出來散步了,以賞月為名,頗為浪漫。月的陰柔不比太陽的陽剛,面對烏云,太陽用的是沖破,然后光芒萬丈。圓月不是,她采用的是感染或者是羅織。靜默間,在天空的東南方將烏云染成彩色,剪裁成一件華麗大氣的裙裳,像是一位正在出巡的靜美又高貴的女王。圓月的美,超出了我的想象。妻建議我回去把相機取來,我想半夜再拍。等到半夜的時候,我正想叫醒已熟睡的妻,拉開窗簾,一片昏暗的慘淡。圓月淺浮在烏云里,光如淡水,我開始懊悔起來。第二天,我們誰也沒有說關于月亮的事。

也許,這所謂的百年一遇的“十四的圓月”也被裝進相框,隨著今后的日子迅速變淡泛黃了吧。

圓月亮正逐漸地成了一個陌生的可有可無的符號,即便是在中秋之夜,或許我們會在陽臺上品著美味,偶爾抬起頭,“哦,今晚的月亮好大??!”并沒有跑出去看它的沖動。單元樓形成的小方格,把我們囚禁起來,像是一個個漂浮在浩瀚宇宙之中的塵埃,不敢相互觸碰,一碰就碎了。

故鄉的月亮該是圓的吧。我已經好久沒有回去故鄉了。難道故鄉也像這圓月一樣,被裝進了破舊的相框?

樓房越高,似乎離天空越遠。黑夜漫長,越發感覺星稀月缺。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郵箱[email protected]
大小单双赌博规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