狀元羅洪先的人生觀略談
明代狀元羅洪先不僅是一位重要的理學家,而且是陽明后學重要人物,廬陵文化精髓的代表,其人生觀是值得我們去探究的。

■陳冬根

明代狀元羅洪先不僅是一位重要的理學家,而且是陽明后學重要人物,廬陵文化精髓的代表,其人生觀是值得我們去探究的。就中國文化語境而言,“三觀”其實歸于一也,皆可謂之人生觀。要深入解讀一個歷史人物,其人生觀是關鍵。

羅洪先(1504~1564),字達夫,號念菴,明代吉水人。羅洪先出身官宦之家,自幼端莊持重,立志高遠,從不為嬉戲之舉。嘉靖四年(1525),羅洪先參加江西鄉試,得中舉人;嘉靖八年春闈,又獲殿試第一,高中狀元,依例授翰林院修撰。但由于明世宗朱厚熜迷信道教,寵信宦官,朝政昏亂。羅洪先看不貫朝廷的腐敗,即請告歸。后雖又兩次重新啟用。然而在嘉靖十八年(1539)某日,在朝為官的羅洪先因與人聯名上所謂《東宮朝賀疏》,擬請太子監國,徹底冒犯世宗皇帝而被黜職為民。羅洪先從此徹底離開官場,回到家鄉吉水,終日著書講學。他參究諸家,用心體悟,終得自證。其“主靜歸寂”之說獨樹一幟,為“江右王學”之代表。著有《念菴文集》二十二卷,謚文恭(另有一說為“文莊”)。

從羅氏生平可知,他從小受到的是嚴格的儒家傳統思想教育。如其本傳所記載:“(羅)洪先雖宗良知學,然未嘗及守仁門,恒舉《易大傳》‘寂然不動’、周子‘無欲故靜’之旨以告學人。又曰:‘儒者學在經世,而以無欲為本。惟無欲,然后出而經世,識精而力鉅。’時王畿謂‘良知自然,不假纖毫力’。洪先非之曰:‘世豈有現成良知者耶?’雖與畿交好,而持論始終不合。山中有石洞,舊為虎穴,葺茅居之,命曰石蓮。謝客,默坐一榻,三年不出戶。”(《明史·儒林二·羅洪先傳》)不難看出,不管后來經歷如何,其思想底色還是宋明以來的儒學,即理學。羅洪先所持學說,實乃江右特別是廬陵王學者們的主流觀念:無論心學良知如何高妙,終究是要回落到現實的大地上,即應該經世以致用。否則,與佛禪性空之學何異?

觀羅氏文集及當世人與之相往來的書信文章,讀者會有很強烈的印象:羅洪先的積極入世思想是非常明顯的,所謂“學在經世”。在羅洪先眼里,即使是心學之“無欲為本”,最終指向也是為了“經世致用”。所以,即使是羅洪先憤而辭職歸家讀書,在石洞修習悟道的日子里,他也不能忘懷于天下。后世人反觀羅氏所究之學問,上至天文、禮樂、典章、陰陽、術數,下至地理、水利、邊塞、戰陣、攻守,無一不與國計民生相關聯。即如所謂地理學和地圖學,目的也是考圖觀史。于此,羅氏的學術研究,可謂經世安邦之學;其核心思想,則是明于治用。

羅氏的這種“人在山中,心懷天下”思想,與北宋慶歷革新名臣范仲淹的“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精神是一脈相承的。這種心系民生、心懷天下的情懷,剛正不阿、忠誠節義的品質,在羅洪先等廬陵知識精英身上表現得比較突出,也非常普遍。這也就是后人所概括出來的“廬陵精神”。這種所謂“廬陵精神”用南宋后期吉州知州江萬里的一句話來說,就是“君子只知有是非,不知有利害”(《宋史全文》卷三十四“宋理宗四”)。這點,恰恰也是所謂江右王學特別是廬陵王氏后學的一個非常明顯的特征,其與浙東學派、泰州學派都有較大差異。顯然,這是一種地域文化的影響結果,也可以說是鄉賢文化熏陶的結果。

實際上,廬陵地區這種鄉賢文化熏陶后學的例子,從胡銓、楊萬里、文天祥等人那里就已經比較常見了。經過元、明兩朝特別是明朝傳遞,廬陵地區更是理學文脈不斷,穩穩地傳承著儒家的精髓,包括其世界觀、價值觀。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郵箱[email protected]
大小单双赌博规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