遂川龍燈曲牌
遂川縣民間舞龍習俗歷史悠久。龍舞表演中配以鑼鼓嗩吶吹打樂伴奏,相傳始于遂川縣珠田鄉的遐富境村。

     

曲牌演奏

     

演出器樂  

■廖建芳

遂川縣民間舞龍習俗歷史悠久。龍舞表演中配以鑼鼓嗩吶吹打樂伴奏,相傳始于遂川縣珠田鄉的遐富境村。遐富境鄒氏族人系于明朝孝宗弘治年間從南康鄒家地遷居而來,并將龍燈曲牌傳入遂川。此后,一代代曲牌藝人不斷將當地一些古曲、民歌,以及吉安、湖南等周邊地區不同風格的音樂元素吸收融匯,逐漸衍變發展成今天盛行全縣的遂川龍燈曲牌。

遂川龍燈曲牌屬高腔,為民間吹打樂聯奏曲。主要有8個曲牌。其中《合金珠》(又名“跑馬進城”),曲調舒緩喜慶,用于龍燈向戶主賀喜、拜年以及敬神、祭祖、拜碼頭等表演環節;《打八仙》的曲調悠揚歡快,多用于巡場、嬉戲等龍舞花節;《正月里》的曲調粗獷,情緒激烈,恰如其分地反映了巨龍發現龍珠后興奮激動、躍躍欲試的心情;《四景茶》曲調稍趨平穩,但不失熱鬧,表現了巨龍在發起奪珠進攻前的遲疑、警覺和謹慎謀劃、尋找時機等過程;《梆子腔》強勁有力,高潮迭起,用于巨龍發起奪珠之爭時翻滾跳躍、上下盤旋、翻撲跌滾、迂回追逐等激烈場面;《南詞》和《大擺對》兩個曲牌或流暢婉轉,或詼諧幽默,表現了龍在如愿以償地奪得龍珠后無比愜意、自豪和喜悅的心情;《東南西北》的曲牌旋律歡快而圓滑,并穿插進大小嗩吶一應一答式的演奏,似在呼朋喚友,互訴心聲,又似仰天長嘯,相約遠行,表達出一種天人合一、萬方和諧、共創未來的美好意境。

遂川縣鄉村民間一般于每年農歷正月初一到十五開展舞龍活動。龍舞的規模有大有小。小的僅一條九節龍甚或三節龍,大的有多條巨龍同舞。如珠田、泉江、禾源、巾石等鄉村遠近聞名的“五龍下海”,不但有紅、黃、綠、白、藍五條布龍和一條大鯉魚,還伴有眾多牌燈、花燈等。龍燈曲牌音樂可謂龍舞之魂,對于整個舞蹈的節奏、氣勢、力度以及花節轉換、氣氛烘托等都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遂川人舞龍離不了曲牌音樂的助力。小型龍隊配備樂隊一組,大型龍隊則要兩組樂隊伴奏。每組樂隊的標配為大小嗩吶2或4支,大小鑼、大小鼓、堂鼓、梆子、鈴等各一。取坐姿演奏時,整個樂隊至少要6人;跟隨且行且舞的龍燈隊伍于行進中演奏時,要增加兩人抬大鼓,因此至少需要8人。一些樂手往往要兼司數件樂器。

遂川龍燈曲牌歷經500余年的發展衍變,逐漸形成南北兩大派別。“南派”流傳于泉江、于田、珠田等東南部鄉鎮。這些鄉鎮靠近贛南地區,較多地保留了原有的贛南曲牌風格;“北派”流行于與吉安接壤的西北部山區,如大汾、左安、衙前等鄉鎮。這幾個鄉鎮的龍燈曲牌歷經多年的衍變、發展,逐漸融入了不少吉安民間音樂的元素;此外,與湖南交界的高坪、營盤兩個鄉鎮的少數幾個鄉村,長期受湖南音樂的影響,略有湖南花鼓腔味。

遂川龍燈曲牌風格獨特,具有廣泛的群眾基礎,至今為人民群眾所喜聞樂見。2016年6月,列入第五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性項目名錄。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郵箱[email protected]
大小单双赌博规则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