懶漢不再懶 養鴨忙脫貧
“嘎……嘎……嘎……”9月12日,在峽江縣福民鄉婁屋得村委戴坑水塘旁,村民何江喜一走進鴨棚,一大群鴨子就圍過來。每天早晚蹲在鴨群中間,被成千上萬的鴨子團......

11

何江喜在喂鴨子。

12

何江喜察看稻田生長情況。

“嘎……嘎……嘎……”9月12日,在峽江縣福民鄉婁屋得村委戴坑水塘旁,村民何江喜一走進鴨棚,一大群鴨子就圍過來。每天早晚蹲在鴨群中間,被成千上萬的鴨子團團圍住,這一刻是何江喜最幸福的時光。“我只要一進來,這些鴨子就全過來了。”說起鴨子,何江喜滿臉笑意。

今年56歲的何江喜,皮膚黝黑,扛著一包飼料走路很快,一看就是農家好把式。只是左肢套袖下的那半截殘肢讓他曾被村里人叫了20余年“懶漢”。

1964年何江喜一出生,接生婆的一句“這孩子胳膊怎么少半截?”,讓父母覺得有點兒對不住這個孩子。那個年代的農村,父母都急于外出賺錢,何江喜從小一個人學著穿衣、洗漱。何江喜有5兄妹,但他的父母并不會讓他做什么事,以至于他連農活都不太會。

1992年,他和隔壁塘下村姑娘王蘇琴結婚了?;楹蟮膬扇酥环N了點口糧,日子過得緊巴巴的。兒子何強的出生讓這個家庭的生活更加捉襟見肘。“那個時候主要是我老婆做得多,記得有次我幫十個月大的兒子把尿,孩子屁股一扭,我左手不能抓住孩子,孩子就摔地上了。”何江喜說。

何江喜的日常生活就是一只手牽著兒子在村子里溜達、看人打牌,然后回家吃飯睡覺。“不是我想懶,實在是我除了種點兒口糧,別的事也做不了。”說起過往,何江喜也有點無奈。

日子就這么來到了2007年,妻子王蘇琴因肝病在縣人民醫院住院兩個月,花費了2萬余元,出院回到家后的王蘇琴身體特別差,干不了重活。

2011年9月的一天,王蘇琴咳嗽得厲害,到縣醫院一檢查,結果給了這個貧苦家庭重重一擊:肺癌。王蘇琴在縣醫院治療十余天后又被緊急送往南昌搶救,幾天后醫治無效離世,留給這個家庭12萬元的債務。妻子離世后,何江喜每天無精打采,家里也不收拾、農活也不干。

福無雙至、禍不單行,在妻子離世的第三年,何江喜的母親也因肺癌離世,兄弟三人共同負擔那15萬元的醫療費。對于一個沒有收入的家庭來說,這筆債務更是雪上加霜了。

2014年,何江喜因給家人治病欠債,加上身患殘疾、勞動力差,被識別為建檔立卡貧困戶。幫扶干部曾小軍來到他家中,看到像樣點的電器還是結婚那年妻子娘家陪嫁來的那臺黑白電視機。曾小軍對何江喜說起宋家村一對夫婦宋茂杰和妻子二人雖然殘疾,但自食其力養鴨致富,以及殘疾人宋裕雁靠走村入戶收廢品撫養兩個孩子長大等事例,積極幫助何江喜鼓起生活勇氣,通過養鴨、種田脫貧致富。

說干就干。2014年底,何江喜用5000元扶貧資金開始養鴨。“最開始什么也不懂,就請教別人,鴨苗拿回來后要注意啥,吃多少食,得病了要怎么治,不知道就去問。”何江喜說,平時還得觀察鴨的精神狀態,這就需要練就好眼力,在成千只鴨群中發現哪只狀態不好,就得給它喂藥、注射疫苗,防止交叉感染?,F在的何江喜說起養鴨,頭頭是道。

科技帶來的發展也讓何江喜有了大展拳腳的機會。“以前不會種田,現在有了收割機,種田也不那么費力了,我現在種了8畝早稻呢。”何江喜看著身旁的稻田開心地說。

“江喜,又來喂鴨子呀。”“是呀。”一個村民路過鴨塘,跟何江喜打了個招呼。何江喜有點兒得意地對記者說:“現在村里人都不叫我懶漢了。”

2017年,靠著辛苦養鴨、種田再加上兒子何強在外打工寄回來的錢,何江喜的外債已經全部還清。“還清了債,我就想著蓋棟房子,政府資助了2.2萬元,我再向親戚借了些,年底就可以蓋起一層房。”何江喜說。

“現在政策好,政府給了我家里不少補貼,沒什么后顧之憂。”何江喜說,行情好的年份,他光靠養鴨就有六七萬元的收入。“今年下半年,我準備把房子裝修下,兒子大了,也該成家了。”

文/ 龍禮香、井岡山報全媒體記者 劉嬌 文/圖

吉安新聞網版權與免責聲明

    ①凡本網注明來源“井岡山報”、“吉安晚報”、“吉安新聞網”的所有文字、圖片內容,版權均屬井岡山 報社所有,其他媒體未經井岡山報社許可不得轉載。已經許可轉載的,必須注明稿件來源“吉安新聞網”,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② 凡本網注明來源“新華社”的所有內容,版權均屬新華社所有,本網已獲授權使用,任何其他媒體不得從 本網轉載、轉貼或以其他形式復制發表,違者井岡山報社將依法追究責任。
    ③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吉安新聞網)”的內容,均轉載自其他媒體,轉載的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 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也不對其真實性負責。
    ④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或其他事項需同本網聯系,請在30日內進行。郵箱[email protected]
大小单双赌博规则图